申博现金网

  • <tr id='XAbDP'><strong id='BLD89'></strong><small id='jrfne'></small><button id='Sf7ka'></button><li id='Oja6L'><noscript id='Lhs9z'><big id='OcjyA'></big><dt id='vub2O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hqnS2'><option id='MZkV7'><table id='Bt4uq'><blockquote id='UnBwG'><tbody id='zZHFX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I7DtB'></u><kbd id='eYqMN'><kbd id='uEzNT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LDv2y'><strong id='F9hi2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8K7FM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oBV24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x0Uy5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yBbS5'><em id='skoLE'></em><td id='dRjSI'><div id='qVhNl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inoXO'><big id='TwhQC'><big id='e7o0F'></big><legend id='hTvqq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BRBPk'><div id='lfvUr'><ins id='pNhOf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Oafsb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aG3FV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GBXRY'><q id='yinnM'><noscript id='wyDDe'></noscript><dt id='8rEBx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39Sf2'><i id='KFi5w'></i>

                在长江上海段退捕之后……

                产生日期:2019-01-24 11:21      来源:申博现金网

                2019.1.24.1.jpg

                2019.1.24.2.jpg

                2019.1.24.3.jpg

                长江,亚洲第一长河,发源于青海省唐古拉山脉,绵延6397公里,于上海崇明岛以东汇入东海。上海作为长江末段入海口,在“长江大保护”工作中责无旁贷。2018年,本市已按计划逐步开展185艘长江渔船的减船拆解工作。今年起,已停止发放长江上海段水域的鳗苗、刀鲚(刀鱼)、凤鲚(凤尾鱼)、中华绒螯蟹(河蟹)专项捕捞许可证,在相关水域禁止上述四种天然资源的生产性捕捞。也就意味着,今年起,上海率先在长江上海段宣布退捕,持续推进对长江上海段水生生物资源“大保护”。1月18日,上海启动“亮剑2019”行动,为退捕工作保驾护航。

                【现场】

                偷捕行为依然存在

                茫茫江面上时不时有船只经过。渔政工作人员在驾驶舱内,手持望远镜,一刻不松懈。大约中午时分,驾驶舱传来信息,发现非法捕捞行为。

                记者在渔政船上看到,远处的江面上漂浮着一大片黄绿色的“大袋子”。有经验的渔政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现在是鳗苗洄游入江的季节,这些大袋子底下必定绑着硕大、编织紧密的鳗苗网。一部分工作人员下锚停船,准备在江面放置浮艇,另几个工作人员已早早穿上救生衣,拿好清网工具,准备登上浮艇。

                寒冬腊月加上浮艇“飞一般”的速度,阵阵江风刮在脸上让人忍不住打了寒颤。靠近后可以看见,这些“大袋子”实为塞满了大大小小白色泡沫塑料的废弃网兜,一个网兜捞起来足有半人高一人宽。有些捆绑得不够结实的网兜已散开,片片白色泡沫在江面上四散漂泊。“这是渔民自制的浮球,底下挂着网,用来捕捞鳗苗。”网兜之间以一指粗的麻绳连接,工作人员需要先拖拽网兜,用刀割断周围相连的多根麻绳,再将网兜捞起带走。割断网兜后,底下的渔网依稀可见。因为江水的浮力外加网的张力,捞起一个网兜需要消耗大量气力。一条浮艇一次最多装载6—8个网兜,就得驶回大船卸货换人。为了清网,渔政工作人员需要反反复复往返于大船与布网水域间,从寒冷的江水中徒手捞起这上百个网兜。

                渔政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偷捕者布下这些“浮球”和网具也需要花费不少时间,这样趁着夜色在江面上偷偷布网,不但违法还可能危及自身生命。尽管如此还是有非法渔民铤而走险,鳗苗对渔民而言,犹如“软黄金”,在高峰时期曾卖到40元/尾。即便过去没有全面禁捕,有限的捕捞证还是让非法捕捞屡禁不止。常常工作人员在这头刚清除了渔网,偷捕者过几天又驾驶着“三无”船舶再度布网。“布网比清除容易,他们和我们打疲劳战,但我们就是要一清到底来表明我们的决心!”

                不仅仅是鳗苗,近几年来时常卖出天价的刀鱼、满腹鱼籽的凤尾鱼也是他们眼中的利益所趋。暴利之下,暴力抗法也时有发生。近几年,随着长江非法捕捞案件“两法衔接”工作的持续推进,偷捕者虽不再暴力抗法,但像这样见网不见船的偷捕行为仍时有发生。如今,长江上海段全面退捕,在利益驱使下,依然会有人蠢蠢欲动,为了实现真正意义上的退捕,渔政部门的执法力度绝不会也不能降低。

                【现状】

                维护生物多样性势在必行

                多年来,受到拦河筑坝、水域污染、过度捕捞、航道整治、岸坡硬化、挖采砂石等人类活动影响,长江生物多样性持续下降。曾经被誉为“长江四鲜”之一的长江鲥鱼已无迹可寻,而连年天价的刀鱼也岌岌可危。作为长江中仅存的哺乳动物江豚,近几年的存在数量仅为90年代初期的一半。在频频出现江豚非正常死亡的案例中,不少死亡江豚都被发现腹中没有食物。江豚靠声纳觅食,水质变差、航道繁忙产生的大量噪音、密集的布网、水生生物资源下降,都让这一种群无法觅食,濒临“功能性灭绝”。

                尽管人工繁育技术越来越成熟,但长江渔业对我国淡水渔业经济仍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。长江水域的水生资源好比是人工繁育的资源库,是众鱼之祖。人工繁育的鱼类,会随着繁育子代的推移,愈显退化。当退化到一定程度,就需要补充野生原种来再繁育以保证这一鱼种的各种特性不被改变。市场上最常见的“四大家鱼”尚且不能做到脱离野生原种,纯人工繁育。更不用说那些依靠洄游产卵繁育的种群,人工繁育更是难上加难。保护长江水生生物资源,维护长江生物多样性势在必行。

                此次被禁的刀鱼就是典型的洄游鱼种,每年春天,刀鱼自大海洄游入江,一路溯流而上至湖泊产卵。第二年春天,幼鱼成熟后再顺流而下,在长江稍作歇息,游回大海。“真正味美值钱的其实是游到长江江阴地段的刀鱼,但因为近几年江湖之间天然流通性变差等因素,刀鱼洄游的路线被迫改变,江阴段的刀鱼越来越少。”业内人士告诉记者,长江上海段的刀鱼因为临近入海口已不算严格意义上的江刀,但因为资源匮乏价格还是居高不下。幸运的是,刀鱼的人工繁育技术已有突破,但同样需要洄游产卵的河鳗截至今日仍需依靠自然繁衍。过去,渔民在年初捕捞鳗苗,卖给浙江、广东一带的养殖户,养至成鱼后再供应市场。此次长江上海段鳗苗暂停捕捞,可以给该水域的河鳗种群留出修复时间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劝君莫食三月鲫,千万鱼籽在腹中”,早在2003年,上海已根据农业部要求,在春季进行为期3个月的长江上海段禁渔工作,到了2016年更是将时间延长至4个月。2018年起,长江流域内332处水生生物保护区逐步实施全面禁捕,长江上海段的相关区域也已实现禁捕。禁捕的背后,是长江水生生物资源的告急。在繁殖季节,保护一条亲鱼产卵,就相当于保护了上千条幼鱼的生长,对增补水生生物资源可以说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举措。每年禁渔期间,上海还会组织力量开展“渔政联合执法行动”,在长江上海段水域持续巡查,保障禁渔工作落到实处。

                即便如此,仍无法改善长江水生生物资源的日益减少。而在资源紧缺的另一面,是水上工程、水域污染、交通运输、非法捕捞等人类活动对渔业资源破坏愈加严重。渔获物数量越来越少,质量越来越低,呈现幼龄化已是常态。休渔期一过,自然繁衍的后代来不及长大就被捕捞,鱼类生长链被打断,资源恢复陷入疲乏。中科院院士曹文宣等淡水鱼研究专家曾多次呼吁,将阶段性休渔改为全面休渔十年以上。

                【举措】

                生态养护进行时

                2018年,随着长江水生生物保护区禁捕工作的推进,本市已按计划逐步开展185艘长江渔船的减船拆解工作。“目前已经有169艘船的船东签署协议,自愿拆船。”市农业农村委水产办副主任陈杰告诉记者,市、区两级财政也有相应补贴资金用于减船拆解工作,而没有拆解的船只今后也不得从事长江渔业捕捞作业。“我们对长江专项捕捞进行了调整,今年本市长江渔船将全部退捕。”

                长江上海段的全面退捕是我们保护长江水生生物资源的态度与决心。与此相匹配的是渔政团队恪尽职守、不分昼夜的默默守护。2018年以来,联合长航公安、海警、航道管理等多部门共组织长江联合执法行动6次,出动执法船艇1416艘次,办理行政案件143起,行刑衔接案件16起,清理取缔涉渔“三无”船舶(筏)35艘,清理各类违规网具6843顶,始终保持长江水上执法高压态势。同时,渔政联合市铁路运输检察院、铁路运输法院、长江航运公安局上海分局不断完善非法捕捞水产品罪的“两法衔接”程序、适用法律尺度、立案标准细则等方面内容,基本解决了长江涉渔案件侦办、移交等环节中出现的问题。全市累计移送“两法衔接”案件98起,其中16起长江非法捕捞案件被司法机关立案调查。

                除了“禁”还有“放”。多年来,本市持续在长江上海段开展增殖放流活动。陈杰告诉记者,仅2018年,本市安排各级财政资金、生态修复资金共计2400余万元,放流品种有中华绒螯蟹之类的30多个经济物种,还有中华鲟之类的濒危珍稀物种,总共1.6亿尾。“这样的放流数量可以说是历年最高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针对洄游性物种,2018年,市农业农村委水产办在长江流域共设置了15个渔业资源监测点,监测洄游物种的汛期和资源状况。在中华鲟保护区水域,也安置了这样的监测点,用于监测中华鲟生存情况。

                对于江豚之类的野生动物的救护,上海专门在嘉定区、浦东新区建立水生野生动物收容救护基地,并建有完善的水生野生动物救护网络。2018年,本市共救助鼋、江豚等10 种水生野生动物29尾(只)。同时还持续推进中华鲟自然保护区二期基地的建设,落实长江口国家级海洋牧场示范区建设。众多举措,都在为长江水生生物保护施力。

                让人欣喜的是,前不久,在长江入海口崇明西部水域,崇明区海事巡查人员在江面发现有江豚跃动,数量竟有近10头之多。而近两年,江豚的身影时有浮现。这样的变化说明了崇明岛周边的水质已有所提高,环境也获得改善。在一系列保护举措之下,渔网消失了,江豚又可以自由自在地戏水捕食了。相信再过几年,通过长江生态的不断修复,不只是江豚,其他濒危水生物种数量也会有所增加。不久的将来,川流不息的长江定能再现过去岸绿水净、鱼跃争流的生态美景!

                文/记者 施勰赟 摄/记者 曹佳慧

                标签:

                分享到: